天王彩票|官网登录

首頁 > 新聞 > 文娛 > 正文

康輝:論天分 我平凡的不能再平凡

2019-11-10 15:10圖文來源:北京青年報

康輝出版自傳《平均分》

“論天分 我是平凡中不能再平凡的一個”

近日,央視著名主持人康輝出版了自傳《平均分》。書中,康輝書寫了生活與事業的考驗和進階,對觀眾賦予的“播神”等稱呼也真誠地回應:“我不是‘播神’,也從未見過什么神。無限趨近完美的工作,只能靠每一次的認真仔細、小心翼翼一點點積累。”

談出書過程

不斷提高自己的平均分

說到書名“平均分”的含義,康輝解釋道:“論起天分,我便是那平凡中不能再平凡的一個。在人生、職業的賽場上,想不甘人后,只有努力地去試每一個選項,在每一個選項上都能及格,在及格之上再努力,也許就能再站上一級臺階。一項一項,才能給自己拿到一個高一點的平均分。”

康輝曾逃避著所有的出版邀約,因為過不了自己心里的這一關,“我能給讀書的人提供什么?”“我的人生經歷于其他人又有何價值和意義?”“我做得到讓所有讀書的人滿意嗎?”

但一次與某出版人在聚會上的談話動搖了他的決心。被問及是否有計劃寫點兒什么時,他照例列出那幾條理由。出版人聽后很認真地說:“請別低估自己,有時候一句話、一件事就可能影響一個人,甚至改變一個人,特別是年輕人。你珍惜的那些美好的東西為什么不可以和更多人分享呢?只要你的文字是真誠的,這就是價值和意義。至于能不能讓所有人滿意,又有什么人、什么事能滿足所有人呢?”

康輝由此應下稿約,并梳理自己從“別人家的孩子”到“國臉”的經歷,意識到自己是一個自我評價偏低的人。這種評價習慣促使他不斷用《新聞聯播》的“金標準”嚴格要求自己,不斷提高自己的平均分,終于在新媒體時代綻放華彩。

雖然真誠地寫下了這些文字,但是康輝坦言仍然不敢奢望真的可以影響或改變誰的人生,寫下這些字并讓它們變成鉛字,就算是與他人交流的另一種形式,他始終相信一點,真誠的交流,總能產生一點價值和意義。這價值與意義一定是與同樣真誠交流的人共同創造產生出來。

談直播尷尬事

將“慰問電”說成“賀電”

在書中《我不是播神》一文中,康輝提到他迄今出過的最大失誤。那是在2008年5月13日凌晨的那次直播中。“5月12日汶川地震發生10小時32分鐘后,我走進演播室,接班張羽繼續直播,一邊焦灼地期待著災區前方可能傳回的任何一點新消息,一邊不停地播報與之相關的各類信息,從凌晨1點持續到凌晨4點。當播到一組外國領導人向我國發來的慰問電時,我不知怎么回事,竟將‘慰問電’說成了‘賀電’!這兩個字脫口而出的一瞬間,我眼前如一道霹靂閃現,緊跟著冷汗涔涔而下,凌晨時分那難免的困倦一掃而光。我急忙糾正過來,強自鎮定地繼續將后面的內容播完,但腦子里的陰影揮之不去。直播結束,同事們都忙著做播后的整理工作,沒有人和我提起這個失誤,也許大家都心照不宣地不想給我更多壓力吧。我沮喪地回到辦公室,暗罵自己,‘這樣低級的失誤在這個時候出現,簡直是對災區人民犯罪??!’我開始預想著最壞的結果和要承擔的最大責任。”

但讓康輝感到意外的是,網絡上有關他這個失誤的留言、評論、帖子絕大多數都是對他表示理解和諒解的,“很多網友說,‘誰沒有口誤的時候啊,主持人凌晨堅持直播,太疲倦了,能理解’,‘電視臺工作很辛苦,千萬別因此受處分啊’等等。來自觀眾的寬容令我很感動,也愈發令我慚愧,對網上為數不多的批評甚至斥責更誠心誠意地接受。”

哭笑不得的“鼻涕門”

除了這種刻骨銘心的失誤,有些失誤讓人聽起來哭笑不得??递x提到了自己的“鼻涕門”。那是2010年4月2日,中午直播的《新聞30分》。當時,一條急稿送進來,編輯沒時間將稿子按照符合提示器標準的格式重新整理,康輝需要低頭看稿播出,同時,在一些句頭句尾和需要強調的地方要抬頭看攝像機交流。

“播了沒幾句,一種不祥的預感襲來,我這該死的有過敏性鼻炎的鼻子早上起來就不對勁,而《新聞30分》播出的前幾條都是抬頭看提示器,倒還沒事,這趕上一篇要低頭播的急稿,鼻涕就開始不管不顧地服從地球引力的作用了。不專注是直播的大忌,可這時候我已不可能不生出雜念,一邊震懾心神別出錯,一邊腦子里飛速判斷、決定到底該怎么辦。擦一下?可能保證一下就完全解決問題嗎?如果不行,恐怕結果更糟。不擦?萬一真的流過界豈不是更不嚴肅了?這是重要的時政新聞??!兩害相權取其輕,我決定不抬手擦,因為一旦做了這個動作,就最直接地打破了播出的正常狀態,相比之下是更不妥當的處理方式。我盡量多抬頭播,必須低頭時就借著鏡頭的角度偷偷吸一吸鼻子,盡量減緩鼻涕下泄的速度,同時不能過于慌張地加快語速,不能讓臉上有任何不該有的表情,那不僅欲蓋彌彰也會讓自己做出的所有應急措施都毫無意義。就這樣堅持播完,沒出現最壞的情況,可鼻涕到底掛在了鼻子下面,以演播室的燈光,不可能不顯現,而且,吸鼻子的聲音再控制也能聽得出來。我知道,‘鼻涕門’無可避免了。”

這次“鼻涕門”一事在網絡上的反應,可謂“仁者見仁,智者見智”。有人說:“康輝流著鼻涕可沒有出現任何差錯,佩服、感動,感動于他的敬業精神,感動于他的個人素質。”也有人說:“流著鼻涕播新聞太不莊重嚴肅了,不擦鼻涕是對觀眾的不尊重。”還有人說:“這種意外不屬于央視處罰范疇吧?如果不屬于,說明央視是人性化的。”更有人建議:“央視應當制定應急預案,在主持人因為客觀原因不慎流鼻涕的時候,要有應對措施和行為規范,以保證重大新聞的圓滿順利播出。”

對于像“鼻涕門”這樣的失誤,網絡上反應不一,而康輝說:“雖然那一次不是我主觀的失誤,可比哪一次失誤都讓我痛心和自責,不在于它確如所料地引起了網絡圍觀,而在于我痛感自己并不夠敬業。做這個職業,身體不僅是本錢,身體本身就是工具,調整不好自己的身體,就等同于不敬業。我只是在當時做出了所有可能的反應中最適當的一種,但依然改變不了這個失誤本身給新聞播出帶來的影響。這記重錘,砸得好痛,也砸得好正。”

作者:張知依責任編輯:巢宸舒

周刊

11月8日至15日,將在南京市舉辦首屆“南京墨竹一家親 格桑茉莉共芬芳——格?;ㄩ_南京墨竹周”活動。這是南京市和墨竹工卡縣拓展交往、交流、交融渠道的一次嶄新嘗試,這也是南京市關愛墨竹工卡縣人民群眾、關心支持墨竹工卡縣發展的又一創舉。[詳細]
<cite id="h3l3p"><span id="h3l3p"></span></cite> <ins id="h3l3p"><noframes id="h3l3p"><cite id="h3l3p"></cite>
<ins id="h3l3p"></ins><ins id="h3l3p"></ins>
<cite id="h3l3p"><noframes id="h3l3p"><cite id="h3l3p"></cite>
<var id="h3l3p"><noframes id="h3l3p">
<ins id="h3l3p"></ins><thead id="h3l3p"><span id="h3l3p"></span></thead>
<var id="h3l3p"><noframes id="h3l3p">
<ins id="h3l3p"></ins>
<var id="h3l3p"><noframes id="h3l3p"><var id="h3l3p"><noframes id="h3l3p">
<del id="h3l3p"></del>
<menuitem id="h3l3p"><noframes id="h3l3p"><ins id="h3l3p"><noframes id="h3l3p"><del id="h3l3p"></del><del id="h3l3p"><span id="h3l3p"><del id="h3l3p"></del></span></del>
天王彩票|官网登录 明发彩票|手机app下载 甘肃快3开奖结果今天 四川快乐12开奖结果 国民彩票|手机app下载 浙江15选5开奖结果 广东11选5一定牛 陕西快乐十分走势图 优信彩票|官网登录 好彩彩票|手机app下载 金彩彩票|官网登录 baijiale|官网登录 迅雷彩票|官网登录 发发彩票|手机app下载 快乐彩票|官网登录 国民彩票|手机官网